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2010年1月24日星期日

我当爸爸了!

今天收到了马来西亚世界宣明会寄来的文件。

我看到了那个我领养的孩子的资料及照片。

一个月马币五十元,就可以帮助他受教育成长。

有少少的感动,还有点喜悦。感动是来自宣明会为这些恶劣环境乡区孩子们提供人道援助的努力;喜悦是当我知道我每个月区区的五十元马币就可以及可能改变那些孩子们的一生,让他们的未来充满希望。

如果你也有兴趣,可以浏览 www.worldvision.com.my。行动要快,别迟疑。帮人就要在当下。

2010年1月16日星期六

寄不出的贺年卡心意

农历新年又要到了。算算还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前几天我就对自己说,今年不要再像往年一样,想要寄贺年卡时已太迟了。

所以今天我很乖的,坐在桌子前把要寄卡的亲朋戚友名字都列下来,却才惊觉,我都没有他们的确定地址。

好讽刺哦,原来在手提电话电脑网际网络的时代,虽然看起来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拉近了,但我们究竟是获得还是失去更多?

我们失去的,难道仅仅是一个联络地址吗?

2010年1月8日星期五

晚会颂

昨晚在德教会拉二胡。

指挥说要练《晚会颂》。一下子把我的思绪拉回到廿六年前的某一个夜晚。

当晚是吉华国中华文学会主办的文娱晚会。在低落及沉寂了多年后,华文学会第一次在校外主办大型的文娱活动。

我还记得我在高一的时候,龙头老大问我们是否愿意及有心要搞好华文学会。我还记得那时还有几个同年的同学,湘琳、丽婷、玉叶等。在那时,我们就毅然要为华文学会搞一番大事业。当然带头的就是当年的龙头老大。

那次的文娱晚会,很多东西都是自己亲自动手,亲自准备的,就连个海报布条都要自己制作,只因为要减少费用。而为了纪念这个文娱晚会,学会诚邀了还在学校就读先修班的林美玲为晚会创作歌词,而由本地著名音乐家吕书成先生作曲,创作了这首 《晚会颂》。

还记得歌词是以“柔和的夜晚,明亮的灯光,亮了亮了照亮了,我们每个人的心房。。” 开始。这是文娱晚会的最后一个节目。当音乐响起,歌声慢慢的弥漫了整个室内体育馆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几乎感动的眼眶通红。这样一个有大家的努力,大家的泪水完成的一个壮举,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毕生难忘的。

当然,晚会筹到的钱,我们也在校方的同意下,建了一间课室,充作华文学会的活动室。

像浴火的凤凰,华文学会在那一年,走出了低潮。

而这首歌,也由湘琳在歌词上作了适当的调改后,成了目前华文学会的会歌。

我静静的拉着二胡,让自己的心灵再次沉醉于1984年,是那么久远的年代, 却深刻的仿佛还在昨天。。。

(后记:目前的华文学会不知道是否还在当年的活动室做活动吗? )

2010年1月5日星期二

又是另一个五分钟热度吗?

很久没有写了。

其实都是在想,自己写的东西,哪里有人要来看。

最近看了一些不错的部落格,突然自己也想重新拾笔。

但我知道自己应该会是五分钟热度。最近好像很忙,开始学会上面子书(不知是好是坏),也有很多的计划比如学学手语。

不过,得空时就会写一写,反正是新的一年了,就当着是自己和自己心灵的对话吧。

2008年3月2日星期日

为何药眼看天下?(未完)

从小就很奇怪,为什么有些人的“嗜好”是填写“旅行”。

当然, 我不是含着金汤匙出世的。父母辛苦赚钱我们是看得到的。所以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像现在这样的喜欢上旅行。其实要讲起来,那也不过是两年前的事情而已。

之前我曾踏足的地方,最北是曼谷(两度是跟随吉打州济阳阁华乐团到曼谷表演), 最南是新加坡(再更准确应该说是新加坡的圣淘沙岛 ), 最东是吉兰丹州及丁加奴州 (不知在地理位置上哪一个州比较东方), 最西, 当然是槟城 (Langkawi 算不算? )。

( 刚刚查了谷歌,发现到我的范围如下:


-------------------------曼谷北纬线 13° 50'



浮罗交怡经线 99°44' -----------------------瓜拉丁加奴是经线 103° 8',



-------------------------圣淘沙岛纬线 1.25'


对于一个地球人来说, 这种范围, 实在是太小了。

转捩点是从2004 三月尾开始吧。当时去了一趟中国上海。 虽然说是出差,当时带来的思想视野震荡, 为我日后对旅行的热爱打下了第一支的“毒针”, 让我现在欲罢不能!